栈桥之夜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加入收藏
站点首页 | 新闻热点 | 精品文章 | 精品图库 | 资源下载 | 友情链接 | 在线留言 | 原创作品 | 自选风格 |
   
 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在线设计 >> 精品文章 >> 文学频道 >> 名家作品 >> [专题]文章分享 >> 正文  
     
  栈桥之夜         
栈桥之夜
[ 作者:田仲济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308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5-18    文章录入:田仲济作品选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大概是50年过去了 ,一篇《绿的青岛》还在我记忆中时常泛起,不是那篇散文写得特别好,不是那篇散文真实地写出了青岛,至少我觉是不够的,青岛不止绿,而绿是在不少的地方可以找到的,绿却不就是青岛,绿只是青岛的一个特征罢了,也许是很重要的一个特征。的确是很重要的一个特征。我去过一些城市,如旅大,可说有些象青岛,然而不如青岛;如北戴河,新兴起的一个海滨城市,辽阔是辽阔了,却给人以单调之感;昆明,这春城的却无处不飞花,美丽、可爱,有滇池、有龙门,但没有大海,没有使人心胸辽阔的大海;烟台市个滨海城市,芝山是迷人的,但没有青岛的太平角,没有青岛的八大关,没有辽阔的大海滩,站在海边,远望着大海,却不象青岛的海,使人心胸辽阔。鼓浪屿被称为南方的明珠,的确象一颗明珠,使人喜爱,但却像西湖,美是美,可使人感到小,小得一方面可爱,一方面可又难于舒展手足。这些城市都绿,都绿得可爱,但不及青岛的绿,青岛的绿是绿得那么绿,一尘不染,树青新,花木清新,都像雨后洗刷得那么清新,令人看了,好像一点污染也没有。海南岛是诱人的,但象是刚在开发的处女地,还有些荒漠之感。

    青岛又是我最值得纪念的地方。是我第一次看到海的海滨,就像今夜这样,我站立在栈桥头上,面对大海,大海是那么绿,不,它是蓝的,蓝得那么蓝,渐渐地,渐渐地,变得墨蓝色了。人也渐渐稀少了,是回到住处了罢?有成对的恋人,有结群的游伴,有携带儿女的青年夫妇,自然也有孤单者,就像今天我这个栈桥的孤单者,然而我却一点儿也感不到孤寂,回忆充满了我的脑海。从那一次算起,是多少年了,至少是50多年了,在历史的长河里,50年不过象一瞬,在人的一生,可它就不仅是半生了。在过去的50多年中,在这波浪滔天的海滨,我曾度过几多年华,固然,那的确是很少的,但可以回念的,值得留念的,就不胜其数了。鲁迅公园,最早叫海滨公园,就是那么些海滨的自然的岩快,再就是如盖的苍松。当我第一次走到那里,心里颇不以为然,那怎能称为公园呢?一点公园的样子都没有。然而,以后我出奇地爱它了,爱它那么自然,那么朴实,。倘若栽上一些花草之类的东西,反和无边的大海是多么不相称啊!今夏在北戴河住了一段时间,更证明这道理的不缪。北戴河的海滩是令人喜爱的,大海也是辽阔的。但当我走近一段称为海滨公园的地段后,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,苍松没有了,巨岩没有了,辟成了平地,修建了几个小亭,围了几个花坛,栽植了几种草花。纤弱的草花,陪衬雄伟辽阔的大海,是多么不相称啊!这使我更感到鲁迅公园设计的高明,只有苍松,飞岩才可与大海相配!种植上那几个草花花坛,反而破坏了海滨的粗狂的雄浑的美。。这是我才理解,每到青岛我总喜欢到鲁迅公园坐那几十分钟或一两个小时的原因了。那潮水会将你困起来,大潮激起的浪花会溅湿你的衣服,你越怕,它越飞溅,象是有意戏弄你。

   我是喜爱那浪花的,越激得高,越使人高兴,青年的时代我更喜欢跳浪,好像什么都比不上的乐趣。但那时我一点都不会游泳,有一次一个巨浪将我击倒了,差一点遭灭顶之灾,然而我并没改变了对浪花的喜爱,没改变了对大海的喜爱。

  这次经过了紧张的一周的会议,在这一周中我没能访问一下故旧,也没能悠闲地在海滨稍坐,明天就要离开我一生中最爱的海滨了,夜渐深了,人渐少了,我却仍然不愿离去。忽然,从桥上下来一对青年,从我身边过去,虽然夜深了,男的还带着麦克镜不舍得摘去。我的意兴忽然全没有了,立即向回寓途上走去,一阵厌恶之感老纠缠着我。

   青岛是美的,然而我们青岛有历史的屈辱,德帝国主义强占过,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日本帝国主义又盘踞过。我清晰地记得我第一次到青岛,距栈桥不远的中山路南首,就在马路的中间还保存着据说是德皇太子植的树。市容改变了,海滨修成马路了,但原来的树仍“珍重”地用木栅栏保护着,这是怪现象,这是殖民地的耻辱标记,自然,如今大路荡荡,那耻辱的树早已不存在了。“七七”事变以前,年纪大一些的人都还记得每年夏季,戴着白馄饨帽的外国水兵的横行无忌,酒吧间、舞厅,以及应运的一些为他们服务,为民族增辱的设施也随着兴起来了。

  是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,以后,这些才都成为历史的陈迹,连海外的侨胞也扬眉吐气!

  我内心感到难过,为什么马路上的皇太子的树刨掉,而麦克眼睛却成了宝物,戴在眼上连深夜都不愿摘去!我感到难过。我们是这么样一个民族么?

   走过很长的一段路。“不是,绝对不是!”我听到一声回答,举首回顾了一下,并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81年9月22日      青京的旅中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上一篇文章: 我 爱 青 岛
 下一篇文章: 奴才的残暴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盐之故乡巡礼[2569]

  • 奴才的残暴[2398]

  • 我 爱 青 岛[2210]

  • 田仲济著作目录[2426]

  • 现代文学名家——田仲济[2710]

  •  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评论
   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关于我们 | 版权申明 | 联系站长 | 管理登录 | 友情链接 | 
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4-2014 中国在线设计  All rights reserved 

    中国在线设计 http://www.cnszdesign.com 联系方式 粤ICP备05011574号

    在线咨询,即时交谈或留言